开源小说网
我的书架
首页> 言情> 都市之食色猎妖师最新章节> 都市之食色猎妖师大结局 日月星辰
报错

大结局 日月星辰

作者:野人十三 更新时间:2017-09-14 04:01:18 状态: 连载中

暴怒的柳泽源没有注意那个细小的瓶子,他的全副心神都在岸边紧紧的抱在一起的两个人的身上。

吴穹这个混蛋,明明已经浑身是伤,还是不放过占四季的便宜,找死!

原先装着小家伙们的大嘴,微微闪出了一条缝。

几条小相柳迅速游到嘴边看外面的情形。

就见无数粗壮的树枝横在前面,挡住了爸爸的去路,而他们的大蛇爸爸正速度极快的要冲过去。

老二看到的空中划过的一道亮光,在晨光中晶晶亮。

身体一曲,他弹了出去。

半空中,他卷住了那个瓶子,却因为力道不够,瓶中的液体一倾,全倒进了海里。

柳泽源感觉到了嘴里小小的动静,等他发现时,那小混蛋已经飞在半空了。

然后他就看到了空中一幕,细长的瓶子,倾倒出的液体。

柳泽源变回了人身,在一瞬间抓住了落下的小混蛋,然后把他卷住的瓶子一把扔了出去!

“小兔崽子,瞎跑什么的!”

柳泽源气的眼睛都红了,幸好没发生什么状况,另外两只乖乖的盘在他肩膀上,看着最捣蛋的那个。

古松已经变回了真身,无数松针在这时袭来,柳泽源跳跃着闪着了,在空中变回巨蛇,再次把小崽子们含在了嘴里。

如果四季知道刚才发生的情况,一定要气死了,怪他带不好孩子。

柳泽源有些心虚,他刚才看到明四季被吴穹抱着,瞬间就失控了。

好在孩子们没事,那边明四季也已经脱离了吴穹的怀抱,又开始战斗。

明四季正恼着,她的耳朵被吴穹给咬了一下,虽然没出血,却还在火辣辣的疼,当然这跟吴穹身上的伤比起来,就什么都不算了。

那个疯子为了亲到她,完全不顾一切,腿上被她戳了三下,居然还是不放开。

他瞬移的速度已经很慢,以明四季的眼力完全能捕捉到痕迹了,所以,她现在打的很顺手。

吴穹却只是冲她笑,时不时的舔一下嘴唇,回味着刚才白嫩小耳垂的味道。

这个动作,把明四季激怒了,她开始加快速度攻击吴穹,追着痕迹不放。

“四季,我不想跑了,你杀了我吧。”

就在明四季穷追猛打之时,吴穹停下了脚步。

“吴穹,你这个傻子!”古松顾不得再攻击柳泽源,真身上的一大截树枝,瞬间横到明四季和吴穹之间,被明四季削断了。

好在这样一阻,没能砍到吴穹。

而另外一边,柳泽源咬着长剑,削断了古松的大量树枝。

古松咬着牙,没有吭声,而是站到了吴穹和明四季之间。

迎接明四季下一轮的攻击。

“古松,为他死,值得吗?”明四季无法理解,吴穹根本就不在乎古松的生死,古松却永远把吴穹放在第一位,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?

“他要死在你手里,我也觉得不值。”古松再次变出一身木刺,直接袭向明四季。

柳泽源现在身躯庞大,不适合小规模缠斗,他的目光便放在了站在古松身后的吴穹身上。

吴穹在笑。

这个笑容让柳泽源想起他们在训练营的时候,吴穹一开始一直冰冷着脸,直到被人打的满口血之后,他笑了。

从那以后,敢惹吴穹的人越来越少,不光是因为他是第一类妖,拥有越来越多的异能,更重要是原因是,他不在乎自己的命。

这么多年过去,他依然有着严重的自毁倾向,而且还要拉着自己的老婆。

见吴穹浑身是血,没再动,只是看着明四季笑,柳泽源在水里没过去。

现在四季能对付受伤的古松,只要吴穹不和古松一起攻击,她就没事。

一阵枪声响起,罗莫拉冲出了混战中心,开始往这边跑过来。

她穿着一身像盔甲一样的衣服,在刚才的混战中,她身上没有留下任何伤痕,可见这套防护服可以挡住大量攻击,甚至从昆仑境带出来的刀剑。

躲在树丛中放枪的琳达咬了咬牙。

那是她制作的防护服,总共就两套,她没来得及带出去,却被罗莫拉用上了。

“老婆,那东西有没有弱点。”韩凤鸣在旁边看着琳达的脸色,挑了挑眉。

琳达有些恼怒的回视他一眼,这货又来拆她的台了。

想想她最近总是要攻破自己制作的东西,心中就非常不爽。

脸色臭了几秒钟,琳达才说:“还能是哪,打脸啊!”

韩凤鸣恍然大悟,罗莫拉的头盔,没有护住脸,那里应该就是唯一的弱点了。

不过要对着一个美人的脸攻击,这有点不太厚道……

琳达已经端着枪对着罗莫拉突突突了。

就等她转过脸来。

罗莫拉似乎根本无视他们的攻击,速度飞快的跑向柳泽源。

“那个女人到底要干什么?想被柳泽源吃掉吗?”琳达皱起了眉头。

“不会又去放毒了吧,上次我们应该把他们的库存折腾光了吧。”

“那些喷雾制剂不是没找到。”

“难不成她要给柳泽源喷狂化喷雾?昏迷喷雾?”

“不知道,我们过去看看。”

说着琳达就跑了出去,韩凤鸣赶紧跟上掩护着她,跑向海边。

琳达和韩凤鸣猜的没错,罗莫拉就是去放毒的,她拿了一大罐狂化喷雾。

现在这种药已经很少了,蓝雀花基地被彻底损毁,一时半会他们都不能再制造这种药物了。

柳泽源当然看见罗莫拉跑过来了,也注意到了那身盔甲。

远远的,就见韩凤鸣在大喊。

“妹夫,喷她的脸!”

柳泽源瞬间会意,一条蛇颈,微微一抬,大口一张,一条毒液射了出去。

罗莫拉几个跳跃,想要避开,但是一条没喷到,紧接着又来了一条,她速度再快也无法同时躲避这么多毒液,最终,淋的全身都是,而她聪明的护住了脸。

另外一边琳达的枪子还在不断的打在她身上啪啪作响。

虽然冲击力也很大,不过罗莫拉还撑得住。

她还在接近柳泽源,想要把喷雾喷出去。

柳泽源心底嗤笑一声,巨尾一摆,就扫向罗莫拉。

罗莫拉赶紧后退,还是被激起的海浪冲了一身。

海浪稀释了毒液,却淋了罗莫拉一脸。

“啊啊啊啊啊——”

罗莫拉尖叫起来,哪怕是稀释后的毒液,杀伤力依然很强,她的脸要毁了。

韩凤鸣冲柳泽源举起了大拇指,这一招真棒。

随后,韩凤鸣就和琳达追击发疯的罗莫拉去了。

柳泽源把视线放回明四季那边。

古松已经撑不住了。

满地的枯枝断叶,古松身上的能长出的木刺越来越少,他的那张脸,已经变得像树皮一样。

“古松,让开。”明四季长刀一挥,削掉了古松头顶的几团松针。

“不行,你不能杀他。”声音有些哑,甚至不再像人的声音。

“古松,你让开吧。”吴穹已经收了笑容,双手抓住古松两边的断枝,将他放到了一边,动作轻柔。

古松挣扎了一下,却发现他的腿已经动不了了,他成了一截树干。

吴穹动作不快,迎着明四季的长刀走了过去,不闪不避。

明四季愣住了,就见吴穹已经将刀尖刺入了胸口,还是继续前进。

疯子!

明四季想要拔出长刀,却发现吴穹居然用足了力气,将长刀卡进了肉里,并一步步向她走过来。

任长刀穿透他的身体。

他够到了她,将满目惊诧的她抱在了怀里。

“四季,如果早三年遇到你多好。”

声音就在耳边,轻柔缠绵,明四季手中的匕首,已经刺进了他的心脏。

吴穹没有放开她,越抱越紧。

匕首抽出来,又刺进去,他的身体甚至动都没动。

“吴穹……”古松的脸已经不再能出现什么表情了,只有那双眼睛,满是泪水与绝望。

吴穹却听不到他的呼唤了,他的眼中,鼻中,只有明四季白皙的脖颈,精致的耳垂,还有她独有的气息。

“如果可以,我一辈子也不想遇见你。”

明四季又将匕首刺进去一回,她不想再刺了,吴穹就要死了。

她只想挣脱他的怀抱,吴穹的执着,太过可怕。

“我本想带着你一起死的,四季。”吴穹的一只手上,冒出一把小刀,同样放在了明四季的心口,却是贴着她放的,没有刺进去。

“但是我大概做不到了。”

小刀落到了地上。

“我喜欢你温柔的样子。”

吴穹再次贴紧明四季的身体,将脑袋放在她肩膀上,闭上了眼睛。

“吴穹,你别丢下我……”古松倒在了地上,挪腾着移向已经一动不动的吴穹。

明四季没有把他推开,她能感觉到,吴穹的心脏已经不跳了,而他原先拿着小刀的手,不知何时多了一颗血红的钻石,放在了她的心口。

他说过,找到最漂亮的宝石,送给她。

几经周折,他还是送给她了。

明四季微微后退,将吴穹的脑袋从肩膀上搬开。

他闭着眼睛,脸上带着笑。

不是曾经那种虚伪的笑,而是孩童在睡梦中最纯净的笑容。

他就像睡着了。

拔出长刀,明四季才发现柳泽源就站在她身后。

“他死了。”明四季没有回头。

杀了吴穹,她心底没有一丝快乐,她甚至不敢对身后的人说,吴穹有机会杀了她的。

那个瞬间她忘记了躲避,居然就被穿过长刀的吴穹抱住了。

如果吴穹想杀她,她现在真的就和他一起死了。

“四季,我们回去吧。”

柳泽源拉住了明四季的手,冷如寒冰。

“好。”回答了一个字,明四季任由柳泽源拉着她走了。

血红的钻石落在脚下,她唯有选择遗忘。

可有些东西,真的就能忘记吗?

明四季心里却明白,吴穹为什么要那么做了,如果他杀了她,那她对他所有的恨,都会随着死亡而消失。

而现在,他死了,送给她一颗心,她会永远记得他,直到带进坟墓。

这就是他的目的。

柳泽源将小相柳们放在了明四季身上。

他们似乎发觉了妈妈的不对劲,纷纷缠上她的脖子,舔着她的脸,吸引她的注意力。

明四季闭了闭眼睛,将眼中的水汽掩了下去,轻轻的抚摸着三条小蛇,和他们亲昵起来。

柳泽源松了口气。

时间总会冲淡一切,这段过往,终将被尘封。

远处的大妖们还在战斗,不过战况已经偏向他们这边,用不了多久,吴穹的人都会死去,新世界在华夏的势力,将会彻底消亡。

他们的下一步目标,就是消灭唐纳德,让北美恢复秩序。

这天到中午时,战斗结束了。

华夏妖联死了五个刀锋组战士,七名重伤,吴穹的新世界成员,全军覆没。

唯一漏网的,是已经成了木桩子的古松,他消失了,带着吴穹的尸体。

罗莫拉的人也全部死掉,而韩凤鸣和琳达活捉了罗莫拉,打算用来要挟唐纳德,或者用来佐证唐纳德的丑闻。

明四季和柳泽源回了他们在魔都的家。

已经几个月没有打扫了,柳泽源家里有一层浅浅的灰尘。

明四季没有叫人来打扫,而是亲自动手,一点点的擦拭,清理。

柳泽源将孩子们安顿好之后,也加入了大扫除的行列。

他知道,明四季需要做些事情,忘记海边发生的事,可他心里,隐隐有些不安。

也许吴穹终究在她心里占了一角,很小,却不可抹除。

因为那一瞬,他看到了,四季忘记了抵抗,他同样在那一瞬,忘记了呼吸。

他怕她的心乱了,更怕她会被吴穹杀了。

他本来打算过去把吴穹一击毙命,却看到了吴穹趴在明四季肩膀上露出的笑容。

不再是曾经生死无谓的冰冷笑容,他的脸上,没有遗憾,没有痛苦,尽是满足和温暖,就那样……睡着了。

他明白,吴穹不会对四季下手了。

“四季。”柳泽源拿下了明四季手中的抹布,扔进了水桶中,将她捞过来,紧紧的抱在了怀里。

从南湾回来,除了一开始柳泽源拉了明四季的手,后来他们再也没碰触过。

现在大部分妖联成员还在南湾清理战场,是他提早带明四季回了他的家,今后就是他们共同的家了。

“四季,一切都会变好的,你如果心里不舒服,不要压着,现在没什么事情需要顾忌的了,知道吗?”柳泽源吻着她的头顶,轻抚着她的后背。

“嗯。”低低的应了一声,明四季把脸埋在了柳泽源胸口,久久没有抬起来。

她心里是不舒服,却不知道怎么开口,但是,这件事如果不说出来,终有一天会将她压垮。

“泽源,我忘记躲开了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明四季猛然抬头,柳泽源一定看到了当时的情形。

两串泪水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。

“我不该那样的,如果我真的死了……”泛白的指节紧紧抓住柳泽源胸口的布料,任由眼泪滴在上面。

“四季,你不会死的,有我在。”低下头,吻掉她脸上的泪水。那个时刻,他手中的匕首,直接就可以刺穿吴穹的脑壳。

明四季定定的看向柳泽源的双目,里面尽是对她的信任,还有他独有的自信。

这时她才想起,在吴穹靠近她的时候,柳泽源已经站在了她身后。

“泽源,今后我们会好好的吧。”

“嗯,会越来越好。”柳泽源微微弯身,吻上了她的唇。

客厅一角,恒温水池里,二十七颗脑袋抬的高高的,一瞬不瞬的盯着亲在了一起的父母。

——

北美大选已经进入了最后阶段。

罗莫拉被琳达抓着好好审问了一番,收集到了更多信息,然后转给正和埃里克一起在北美活动的安纳西。

根据那些信息,安纳西带着小蜘蛛们,成功的找到了多里安等人被关押的地方,在唐纳德正气急败坏的时候,救走了埃里克的族人。

确保安全之后,安纳西开始在互联网上四处散播唐纳德在商界和政界的丑闻。

甚至,还有他和自己的养女*的视频。

这一大波丑闻,冲击力极大,让原先支持唐纳德的人,瞬间倒戈。

民众就是觉得自己瞎了眼,居然之前准备投这个人。

在唐纳德竞选彻底无望之后,他把所有的怒气都发到了华夏妖联这边。

跨年之夜,唐纳德带领北美妖联新世界成员,跨过太平洋,对华夏妖联进行了一次突袭。

唐纳德并没有特别出众的地方,他就是一条有胆子有脑子的黄鼠狼,早年在商业房地产上大举成功,积累了大量财富,当财富给他带来的愉悦失去吸引力之后,他开始看向了权力。

他有足够的耐心,一步步实现自己的计划,可他低估了林奇。

林奇用了几十年的时间,培养了一大批从思想到能力,都非常出众的大妖,想将他们一网打尽,根本不可能。

柳泽源提前就接到了安纳西的通知,唐纳德出发后,安纳西和埃里克、安东就占领了北美妖联的办公大楼,按照琳达的指示,将所有系统都复原了。

这样的话,就算唐纳德想要逃回来,也已经没有安身之处。

他原先的府邸,也一样被北美和欧洲妖联的大妖占据了。

而华夏妖联,已经在东海的一个小岛上,等着他们过来。

唐纳德带来的大妖,实力非常强,其中有五个一类妖,十几个强化后的二类妖,就这方面而言,他的实力远超华夏。

但是,他们没有昆仑境的武器。

这场战斗从跨年夜,一直持续到新年第一天的上午。

小岛周围的海面,成了赤红色。

冰冷的海风中,明四季从柳泽源手里接过吊坠,带在了脖子上。

杀了一夜,她现在很累。

她成了这次战斗的关键,和柳泽源一起,再次上演了曾经在西伯利亚做过的一幕。

在一片乱石之后,她用自己的身体和柳泽源交融在一起,激得唐纳德带来的大妖,直接就发了疯。

疯了一阵被杀的乱糟糟之后,又迎来了柳泽源的毒液和致幻攻击。

吉恩的攻击也一样摧枯拉朽。

虽然同是第一类妖,但是战力能达到柳泽源和吉恩的水平的,极少。

就像弗拉托斯基,他也是第一类妖,战斗却不是他的强项,甚至岳青锋都能干掉他。

唐纳德在无数人群中,寻找第一类妖基因携带者,非常不容易,这项活动进行了好多年,最终也不过找了不到10个,直到去年才成功研发出药剂,将他们的基因激发出来。

这种情况下,他就无法苛求妖种了。

像吉恩这种战力的,总共也就找到了一个,而且还是最不听话的一个,只能用了催眠术,将他变成后来的模样,却没想到,柳泽源解除了他的催眠。

战况并没有像唐纳德预想的血战一回,你死我活,战斗一开始,他们就落了下风。

最终华夏妖联以最小的损失,将唐纳德的人几乎屠杀殆尽。

只有几个水生的妖怪,在战斗中间偷偷的逃走了。

其他的,包括唐纳德在内,全部丧命。

花了半天时间,才将小岛周围的妖物尸体清理干净。

所有人都松了口气。

这一场对妖类世界的劫难,总算结束了。

——

之后,北美妖联由安纳西接手,埃里克和安东回了欧洲妖联,非洲依然一盘散沙,柳泽源派人围剿了图雷,彻底瓦解了他的势力。

华夏妖联,柳泽源一直忙到五月份,才把各项事宜安排好。

然后,他辞掉了工作,只挂了一个副主席的闲职,所有的权力,都交给了谢垂文。

谢垂文成了新的华夏妖联主席。

在六月初,谢垂文满心抱怨的上任了,因为柳泽源说的是,他要回家带孩子,开饭店,没空打理妖联,而谢垂文在林奇身边这么多年,什么都学会了,正好接过他的枪。

夏有雪和米丽继续负责训练营的管理与运行,天辉和天达两家公司恢复了正常运转,。

而风云默,则留在了妖联做妖联和人类组织的接口工作,完全就是个闲职。

他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,就是去明四季已经扩大店面的四季私房菜馆溜达。

原先明四季打算开放堂吃的,结果,来的全是女人。

因为柳泽源和风云默实在太扎眼了!

第二天明四季就把店门一关,继续做外卖,只是从原先的每天100份,换成了每天500份。

毕竟店里现在人很多了,玛瑙和墨玉,贺东明,余皓皓不上课的时候,和安理想也在店里,做500份盒饭完全绰绰有余。

这样她还可以花更多时间带孩子……去打猎。

是的,明四季和柳泽源经常带着三条小相柳到东海或者太湖,去杀点小妖物给餐馆补充食材。

小家伙们长的飞快。

不过半年,就已经长的跟大水蟒似的大小了。

明四季已经快承不住他们的重量,尤其三个一起往她身上挂的时候。

不过这相比人类孩子,还是好养的太多太多。

他们甚至会自己捕猎。

也就是说,放养到大自然中,他们也会活的好好的。

不过半岁而已。

明四季甚至不希望他们那么快变回人形,如果一直是蛇,好像也挺好……

只是柳泽源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三个小崽子长的像谁,然后好起名字。

是的,孩子都半岁了,还没起名。

后来沈暮秋观察了很久,才说这三个相柳,估计要到一岁以后才会变成人形,这应该属于自我保护机制,变成人形后的相柳,会远比一般的人类孩子强壮,不管语言还是行动能力,都远超人类。

这让明四季有种生了三个天才娃娃的感觉,然后自惭形秽了很久。

好在柳泽源不断安慰她,她现在如果想学东西,还不晚,毕竟她现在也远超常人。

于是明四季在闲暇时又多了一项活动,跟柳泽源学东西,只是经常学着学着,就开始进行另外一项教学切磋活动去了。

又一年春天到来时,三条小相柳第一次变回了人形。

兄弟俩长的几乎一模一样,细长的眉眼,精致完美的鼻梁和嘴巴,简直就是柳泽源的幼儿版。

而那个女孩儿,和他们预想的不太一样,原先以为会像其中一人,结果发现,那丫头就是两人的混合体。

那张脸乍一看有些像明四季的冷,仔细看,却发现一双眼睛偏细长一些,嘴巴既不像明四季的粉,也没有柳泽源的鲜红,她中和他们两人的优点。

几乎所有人都一致认为,将来这丫头长大了,必然祸国殃民。

因为不仅仅有明四季的精致冷漠,还有一股妖媚藏在眉眼之间,这种组合,简直致命。

柳泽源和明四季想了好多天,才给三个小家伙取了名字。

老大叫柳烈阳,老二叫柳明月,老三叫柳星云。

这几个名字,被韩凤鸣嘲笑了很久,说还以为柳泽源学富五车的能把名字取出个花儿来,结果居然是这么俗的三个名字。

而且老大的名字和某老式武侠小说家还很像,估计将来他一定会有一个柳残阳的外号。

柳泽源不置可否,这些名字还是明四季想出来的,她觉得日月星辰就很好,叫着顺口,就像她自己叫四季一样。

于是,烈阳,明月,星云,三个娃子的名字就这样定了下来,想办法上了他们家的户口本。

没过几天,柳泽源和明四季补了一场婚礼,穿上了柳泽源给她定制了三年的婚纱。

明四季将拍好的婚纱照,烧了一份给宋不平和林奇。

然后让三个孩子也拜祭了一下这两位华夏妖联的创始人和长辈。

林奇、宋不平、齐英、付俊达,以及死去的所有大妖,都在新建的训练营重新下葬,并且建了一个小小的纪念堂,用以缅怀他们。

也许将来依然会发生这种危机,希望更多的妖能记住,曾经有很多人,为了让他们的世界更美好,而付出了生命。

柳泽源和明四季静静的站在他们的墓碑前,牵着三个孩子的手,久未离去。

——

时光不会停留,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,一些因缘依然会汇聚在一起。

也许,他们会擦肩而过,也许,会有新的故事。

谁知道呢?

全文完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就这样大结局了,我跟做梦似的……

明天开始我要在厨房里做饭,你们记得去吃,之后,我会偶然更新个番外。

唉,不知道说什么好,感谢各位追了这么久的文,与我同喜同乐,好像我唯有请客吃饭才能表达我的谢意了。

就这样吧。

愿你们找到清水和荫凉。

愿原力与你们同在。

猎妖师,也许会再见。

上一章: 下一章:

热门小说TXT下载